科技巨头的智能家居摄像头之战

科技巨头的智能家居摄像头之战

“家居战争”的关键在于家居摄像头,而不是屏幕

随着智能家居设备的激增,智能家居生态系统控制权之争在各大主流科技公司之间悄然兴起。Amazon、Google、Apple和Facebook都从自己已有优势出发,迅速抢滩掠地。他们都想将自己的产品扩散到智能家居生态系统乃至用户的移动设备中,以此形成一整套完整固定的生态系统。

投资人Sam Lessin在文中指出,智能家居之战的影响可能远比人们想得深远,而竞争的关键在于迅速抢占用户家中的摄像头而非电子屏幕。一旦智能家居生态系统完成,它可能会反向影响移动设备的格局。原因在于,当你家中的智能设备与手机系统不兼容时,选择换掉手机要简单得多。

科技巨头的智能家居摄像头之战

2019年9月18日,Facebook发布了最新款Portal智能屏幕,这只是各大科技平台最近接二连三发布的一系列与家居相关的最新产品中的一款。实际上,各大科技平台关于家居控制系统的竞争愈演愈烈,竞争重点已经不仅仅是控制客厅。

在“智能家居战争”逐渐成形的过程中,五个主要事实也逐渐变得清晰。这五个事实解答了家居控制的战争将如何展开,以及家居控制对科技平台的重要性。

“家居战争”的关键在于家居摄像头,而不是屏幕

一直以来,人们在提到科技进入家居时,往往会想到特定房间的控制屏幕。最广为人知的事件是,在过去10到15年里,专家们就谁将最终控制“客厅屏幕”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事实证明,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我家中只有几块屏幕,但分布在各个房间、门上和嵌入在系统中的摄像头数量则要多得多。据我统计,我家只有四块屏幕(笔记本电脑和手机除外),但运行着的摄像头有近20个。

这说明,对于收集数据和环境,创造更好的家居体验和服务来说,控制家里的摄像头是最重要的“滩头阵地”(译注:指进攻登陆作战中首先抢占的阵地,表示控制了摄像头就抢占了市场先机)。

相比之下,控制屏幕似乎突然变得没有那么重要了——尤其是在假设几乎所有人都随身带手机的情况下。

迄今为止,主流技术平台基于自身优势,在家居控制中拥有明显的摄像头优势和更好的服务质量

我在自己家里运行着五套不同的摄像系统,你可以把它们想象成一组同心圆。

科技巨头的智能家居摄像头之战

在房子外面运行的安保系统,是由一家名为Deep Sentinel的美国生活服务初创公司开发的。在门口运行的是Amazon的摄像头(包含智能门铃Ring和智能门锁Key)。

在房间里,我们主要使用Google的摄像头(包含智能家居Nest和智能设备Home),还有一两个Alexa设备。

而大多数时候,在我们手边的摄像头是Apple手机和笔记本电脑上的摄像头。我们偶尔体验虚拟现实游戏时,会使用Facebook上的虚拟现实设备Oculus,Oculus仅耳机上就大约有十二个摄像头。

当我思考这些摄像生态系统是如何融入我们的生活时,我发现它们基本上都出自各个技术平台的最强领域:

Amazon的优势领域是让人或物通过大门进入房子,所以Amazon的摄像头掌控着门口。

Google的摄像头在很大程度上取代了Amazon摄像头在房间里的地位,因为我们一直在使用Nest摄像头。Nest摄像头的前身是Dropcam(译注:Dropcam是多功能无线网络视频监控摄像头,后被Nest收购)。

这种摄像头发挥了其巨大的影响力,将我们带入了Google家庭生态系统(Home ecosystem)。Google的服务覆盖范围、优良的软件和语音识别等优势,使其在房间范围的家居控制中独占鳌头,其他公司难以与之匹敌。

反观“掌上摄像头”的情况,尽管各科技平台之间的差距已经明显缩小,但Apple显然仍占据主导地位。这要归功于其优秀的硬件设计和即时通信软件iMessage。

而谈到新兴的可穿戴式和面部设备时,Facebook凭借其Oculus(译注:虚拟现实设备)目前处于行业领头地位,因为至少目前来看,Facebook是唯一一家致力于研发虚拟现实技术(Virtual Reality,VR)产品的主流技术平台。

换句话说,各科技平台进入家居控制市场的切入点并不在于房间类型,而更多地在于考虑自身的优势所在。

各大技术平台之间的竞争主要目的是抢占摄像头控制“同心圆”中自身本具优势的部分

各大技术平台都试图将自己的摄像头优势服务圈辐射影响到相邻的服务圈。

Amazon不满足于掌控门口地区,试图将摄像头的控制范围从Ring平台向外拓展到临近的安保产品,并大力将服务推进到Alexa的控制范围(房间)之内。(尽管在我看来,Alexa的设备在质量上不如Google的,但它们的产品还是因其开创性获得了很多赞誉。)

显然,Google正试图占据家居控制市场的“门口区域”,优化其相关的商业产品并使用Pixel手机(译注:谷歌推出的系列智能手机)在设备服务圈中与iPhone竞争等等。

Apple的奋斗方向是将设备服务圈的优势通过HomePod(内置Siri的智能音箱)等设备扩大到房间服务圈。据传,Apple同时在从手持设备向可穿戴设备方向进军,尽管Apple尚未正式宣布这方面的消息。

最后,Facebook因其早期在可穿戴设备领域的突出表现,正试图在这一服务圈宣告主权。但奇怪的是,Facebook在几次失败的设备尝试后,跳过了这一服务圈(译注:指可穿戴设备领域),并转为开发覆盖房间服务圈的Portal系列设备。

尽管Facebook在开发Portal时,具有巨大的网络优势,但我认为他们不可能赢下这场房间服务圈的家居控制战,因为Facebook缺少了可与其他三家巨头公司匹敌的摄像头优势和综合服务。

家居科技生态系统,与我们在互联网或移动应用世界所习惯的平台相比,将会是一个更加封闭的平台

“封闭”是这种家庭设备市场模型的先决条件之一。家庭科技生态系统将比我们最近看到的技术平台的情况更加封闭。

我有两大原因支撑这一观点:第一是隐私性和安全性。在某种程度上,由于人们的文化环境和与他们家里被摄像头包围所需的极度亲密和信任感,即使这些大平台愿意在开放性上冒险,他们实际也不敢这么做。

当然,大平台对公开家庭隐私没有兴趣。第二点,这四大主要平台都有一定的规模,但重要的家庭规模服务的范围非常有限,因此他们宁愿保持封闭,并把几个系统捆绑在一起。

Amazon的Alexa团队或许比其他同行更追求开放、嵌入式的生态系统战略。但在我看来,如果整个房子,或至少一整层,拥有家居生态系统的话,会对家居控制战争产生巨大的影响。我们将会看到,家居战争会趋向于封闭系统,而不是开放式的。  

与历史技术平台相比,服务扩展中激发的锁定效应和潜在价值将决定“家庭”的所有权

我坚信家居市场可以激发大量的锁定效应(译注:指两个相同意义上的科学技术产品,一个是较先进入市场,积累了大量用户,用户对其已产生依赖;另一个较晚才进入市场,同种意义上的科学产品,用户对第一个已经熟悉了解,而另一个还需要用户重新学习了解,产生了很大麻烦,因此较晚进入市场的那个很难再积累到用户,从而慢慢退出市场)。

简而言之,如果你现在想把Android系统换成iOS,你只需要换个手机。但如果你想换掉的是家居系统,可能需要换掉几十个摄像头、设备和服务。转换家居系统的代价会高很多。

这可能意味着,科技平台一旦成功捆绑了服务并真正拥有了数字家庭的顾客,平台所能得到的长期经济效益和好处,将远超他们在手机、笔记本电脑和可穿戴设备领域的锁定效应和优势。

这带来的问题是:科技平台能否将家居方面成功的锁定效应渗透到顾客的移动设备和笔记本电脑上呢?我认为答案是肯定的。

举例来说,如果我家里的家居生态系统都是Google产品的话,在移动设备方面,我很可能会把苹果系统换成安卓。理论上来讲,这会使现行设备的“家居控制之战”变得比人们想象中更重要,因为这些设备会影响不同技术平台的长期主导地位。

一直以来,我们想到不同技术公司之间的关系时,往往是讨论他们现有的服务(搜索、社交、通讯、商务等),他们在某种服务中占据的主导地位以及他们是如何从主要服务扩展到其他相关服务的。

随着家居设备的爆炸式增长,我第一次认为我们必须合理地考虑不同公司的特殊部署或主导地位,以及未来这些部署和地位将如何帮助他们扩大或缩减公司规模。

很有可能之后人们会发现,广义上的家居设备之争,狭义上的摄像头之战,是科技平台竞争历史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它会远比人们最初意识到的重要得多。

最终,一切都可以归结为一个简单的数学问题——换掉手机比换掉家中几十个摄像头和设备要简单得多。

0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 / 文章作者:Sam Lessin 原文地址
声明: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作者“Sam Lessin”,版权归作者所有,不代表山东11选5玩法官方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作者和文章链接,如果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收藏 人已收藏